爱下书小说网 > 青春小说 > 掌权人 > 第2992章 走访林场

第2992章 走访林场(1 / 1)

枫岭林场附近共有六个居民小区,其中两个隶属于林场分别是林场东小区和林场西小区,另一侧呈半圆型有四个小区属于撤并前镇村居民的安居房,俗称枫岭一组、二组、三组、四组。

枫岭垃圾发电厂位置在林场偏西北方向,下风口且与六个居民小区直线距离二十公里以上,的确如白钰所说理论数据不会对居民产生直接影响,但风向的事儿谁说得准?岭南地区台风都由东南向西北吹固然不假,偶尔也会出现洄流气旋或西北风向,你敢拿命来赌么?

俞晨杰将到场的常委和副市长做搭配,他与霍忠一组;白钰和卢大军;柏芳莲与邢成顺;李璐璐与岚桥区委书计都锦诚;潘富帅与杨功;梅芳容与岚桥区区长伊尚尘。

每组负责跑一个小区看似任务不重,其实平均下来每个小区都有几十幢楼一千户以上,梅芳容所负责的枫岭一组更达到三千多户。因此俞晨杰明确要求“白加黑”且今晚住在林场明天继续跑,入户率不达到百分之十不准收兵。

柏芳莲组负责的枫岭四组一千六百户,入户率百分之十也需要跑一百六十户,两天时间肯定不够,两位市领导必须分头进行还得各自调遣人马过来协助。

至于谈话要点,主要围绕白钰所做的两点承诺和四方面措施,除此之外不准随意答应条件,特殊情况一律先记下来等会办会议时一并研究。

市领导们领了任务分头带着秘书和小组成员上车,白钰到了车上低头看手机,陡地身边香风轻掠,居然是李璐璐坐到了身边。

“咦,李部长没上错花轿吧?”白钰开玩笑道,“你不是跟锦诚书计一组吗?”

李璐璐笑得风情万种:“真要上花轿也必须挑白市长啊……大军书计主动要求换的,他跟锦诚书计老同事,准备今晚吃农家菜喝点小酒。”

白钰耸耸肩道:“林场西小区最远最偏,条件环境也最差,那就辛苦李部长了。”

俞晨杰做分组时毫不含糊,由自己和白钰负责工作量大、工作难做的林场两个小区;李璐璐、梅芳容两位女领导则由岚桥区领导陪同,也相对轻松些。

“没事儿,我能吃苦。”李璐璐笑眯眯道。

白钰不由自主避开目光投向车窗外。不能不说李璐璐的笑容太美,笑得不容拒绝仿佛会印到心底;而梅芳容的笑不会让人产生丝毫邪念,笑就是笑;云歌吟呢几乎没见她笑过。

跟在白钰后面的以副秘书长冯涛带的财贸条线秘书为主,就李璐璐一位女干部,斟酌之下由冯涛等秘书一个组;晏越泽与岚桥区干部混编成组;白钰、李璐璐和钟离良一个组,然后都有一位家住本小区的林场干部陪同。

林场东西两个小区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是抢在国企改革改制前给系统内部干部员工的最后一波福利,时至今日大几十年过去虽没出现危楼,但各方面评估来看都符合“老破旧”标准。

随着林场改制为企业之后又恢复事业待遇,几经周折,仅有很少数正式员工而大部分业务都外包,稍稍有点钱或有门路的都搬到城里,可想而知居住在这样穷乡僻壤放眼望去除了树还是树的地方都是哪些人。

也可想而知这些居民心理有多憋屈,火苗一点就着很快便蹿出老高。

白钰等人拜访的第一位业主是八十多岁的齐步华,曾被国家级劳模、五一奖章获得者,省市级荣誉更是不计其数。当年他的工作是驻守林场最偏远的山丘岗楼上瞭望火情,十多年如一日瞭望、报告,瞭望、报告,因为交通不便、人手紧张有时三个月才轮换一次,意味着一百天里见不到任何人影!寂莫难耐时对着林子大喊;想念老婆孩子时,到林子里看看那些树……

这种能够耐得住寂寞的专注本身就是忠诚、责任和坚守的代名词。

然而后来林场安装自动化防火灾系统,无所不在的烟感探头和灵敏的红外检测与智能报警能够实现24小时全天候预警,却比人工观测瞭望更准确更迅疾,从火情出现到出动无人灭火机不到十分钟;再严重还有五公里预设的自动化洒水车,能够在地形复杂的林间无人驾驶并实施精准喷洒灭火。

然而齐步华只会瞭望,顶多协助管理员喷喷农药、除除杂草,没有掌握任何技术技能,因此在风华正茂的年龄“光荣毕业”——下岗了。

这个冷酷现实的世界,没有英雄,没有大哥,只有资本。

但在市长面前齐步华没提半句关于自己待遇或处境的话,而是絮絮叨叨强调国有林场的意义就是在荒山荒地植树造林,提高生态环境优化自然资源,如果林场旁边建造垃圾发电厂,到处堆积垃圾并产生废渣废水废气,林场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白钰一度有些哽咽,紧紧握着老人的手说本质来看垃圾发电厂与林场一样都为了改善城乡居民的生活环境,只不过正府多方勘测和权衡决定放在枫岭,因为传统思维认识,垃圾发电厂无论放到哪里都会遭到反对,因此作为市领导今天主动登门解释原委,听取意见,寻求得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齐步华吃力地抬手表示,凡是正府决定的事,真正为人民谋福利谋幸福,他肯定无条件支持!以后再不听别人造谣搬弄,只相信党和正府的话!

出了门白钰心潮澎湃,万分感慨地说:“都说基层老百姓觉悟低素质不高,其实不然,只要我们放下架子耐心做好解释说明工作,老百姓还是积极响应的。”

陪同的林场干部说:“白市长,这位老齐觉悟很高,下岗后林场帮他争取到了每月3000元的特殊津贴,他再三推辞后勉强收下,然后只留500元补贴给儿子,每月雷打不动2500元捐助失学儿童,几十年了一直如此。”

白钰肃容道:“愈是不主动向正府伸手要钱的,正府愈不能亏待他们,钟离帮我记下齐步华的名字!”

连续跑了三家,前往第四家时李璐璐故意放慢脚步轻声道:“白市长注意到没,每家都提到有人造谣,说明这次群体事件背后有人为因素,绝非偶然。”

“以你的经验和对垃圾发电厂历史溯源,觉得哪些势力从中作祟?”白钰反问道。

李璐璐道:“老齐对党和正府赤胆忠心,无欲无求;其他业主有的提出林场两个小区列入城中村改造计划;有的要求整体搬迁;还有人认为林场也在城市中轴线……”

白钰深深点头:“对市里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做到了与时俱进,紧跟形势,实在不容易!我想我们基层组织都能达到这个水平,城中村拆迁根本不是问题。”

“所以,我觉得与城中村拆迁有关,有人想搅局!”

“非常跳跃的思路,”白钰若有所思道,“在勋城这样的大环境里,我难得听到如此直接了当的判断,上次是关于萧家祠堂。”

李璐璐陡地一笑,道:“好啊我明白了,原来白市长早就洞察这个问题,却在考验我说不说?”

“我在想,李部长才是勋城真正的无派系色彩干部,唯有这样,方能站在公正立场冷静客观地进行分析!”

白钰道,“有的市领导并非装糊涂或者藏着掖着,而是做不到李部长的超然独立。”

李璐璐下意识轻抚脸颊,道:“白市长的话褒贬难测,令人琢磨不透呢。”

白钰笑了笑加快脚步上前。

傍晚时分,林场已在食堂为各组市领导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俞晨杰与白钰商量就到业主家里蹭顿饭然后接着走访,打足工作时间,否则从小区到林场食堂就得四五十分钟,往返奔波时间都在车上耗掉了。

林场领导请示要不要安排住宿,毕竟这么多市领导每人一间的话(还没将区领导统计在内)也很头疼,需要提前做大量调剂和准备工作。

俞晨杰不经意道没必要没必要,这次正好是深入基层与群众打成一片的机会,到时随便在哪家打个地铺就得了,还愁没地方睡?

这话说得,让习惯于事事都安排得天衣无缝的潘富帅愣了半晌没吱声。

听到市委书计指示,李璐璐皱眉瞪眼道:“我不想在别人家睡,更不用说打地铺,我会失眠的,白市长!”

白钰朝林场干部笑道:“睡眠养颜啊,千万不能让李部长失眠,找找看有没有空着的房子,条件差点都无所谓能让我们三个人睡下来就行。”

“一人一间。”钟离良连忙补充道。

李璐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当然一人一间,难不成还三人睡一间?美死你!”

白钰哈哈大笑,道:“绝对不能让坏人意图得逞。”

市领导半开玩笑半当真这么一说,林场干部却象奉了圣旨似的心事重重,不停地打电话四下了解情况,要能满足三个最基本条件:

三个房间三张床,不能真让领导打地铺,又不能让领导们分开特别女领导;

有卫生间有淋浴,领导奔波了一天肯定要冲个澡;

(继续下一页)

最新小说: 摊牌了,我就想赚亿点点钱 买不起坟的我被迫驭诡 大企业家时代 绝世医神 零一号周刊 我的神医身份被总裁未婚妻曝光了 炽野 文娱:从万万没想到开始 莽撞 别闹了,我真的是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