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仙武侠小说 > 仙行手札 > 第一卷:云麓小界 第二十四章:好戏散场

第一卷:云麓小界 第二十四章:好戏散场(1 / 1)

“怎么回事,我们三人都睡着了?”君封揉搓着双眼,望向两人。

黎明的状态依旧很差,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很颓靡。

徐渺渺也未回答,只是看向手中的蛛护。

蛛护散发着柔和的白光,幽河之上白玉桥再度凝实。

“这幽河……好像不危险了。”不知为何,君封说出了这句话。

“徐渺渺,踏上白玉桥来盲道吧,我等你。”槐知的声音在耳边炸开,像是经过加密的摩斯密码,但徐渺渺却能听懂它所代表的含义。

“安伯伯要不是为了我,也不会踏上白玉桥。”黎明红着眼睛,像是一只受伤的兔子。

一旁的君封也面露忧伤,眼里闪过一丝歉意。

徐渺渺:?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两的表现都这么怪异?安广前辈不是被蜘蛛给吞了吗?

当然,徐渺渺也没开口询问,很快低下了头,不与其他两人对视。

很明显,君封、黎明两人的记忆被篡改了,而只有自己还清楚地记得所发生的一切……

现在,先尽量的套套话,将自己的漏洞给圆上。

“徐渺渺,他们的记忆是幽河前辈篡改的,别太担心,只是改了一下部分,对他们不会有任何伤害。”槐知的声音再一次传过来,解答了徐渺渺的困惑。

三人走上了白玉桥,眼前的一切都在改变。

恍若置身仙境,白鹤飞舞,仕女垂首,一切皆入画。

“劫品上等残器——江山白玉图。”行至中央,一道亮光打入徐渺渺识海,白玉桥与她建立了联系。

黎明、君封也得到了相应的奖励。

黎明的是长燃丹丹方,君封是一块武修玉简。

三人脸上皆是喜色,迅速通过了白玉桥,前往第三关的所在地点。

半刻后,白玉桥也消散于空中。

盲道之上,一位青年出现在三人眼前。

他身着长袍,手执长剑,眉眼间是沧桑的气息,如玉的外貌下,是一颗济世之心。

“在下槐知,”青年的声音如清风过竹林,清冽而不失儒雅。

青年望向三人,只见君封和黎明闭上了眼睛,站着缓缓睡去。

“前辈好,”徐渺渺刚刚就注意到,青年槐知肩头有一只小蜘蛛,想来那才是她认知的槐知。

“小朱鸟好眼力,”青年槐知爽朗一笑,肩头上的小蜘蛛也蹦蹦跳跳的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徐渺渺忽然想到了什么,翻手将乳白色的蛛护递给他们。

蛛护散发着淡淡的白光,自己缓缓飞到了青年槐知身边。

“多谢。”青年槐知轻点蛛护,只见蛛护化作一道白光融入到小槐知身上。

“小槐知,别守在这坟墓之中了,老祖早就不兴守墓这一套了,你带着鬼面蛛们离开这里吧……这地方,囚禁了我的子子孙孙,我不希望你又因为我,又困死在这片天地。”青年槐知一边说着,一边向盲道终点走去。

徐渺渺跟上了这对跨时代的“祖孙”。

一路上,青年槐知絮絮叨叨着守墓蛛、幽河前辈,在老祖槐知眼中,它们还是一群孩子,但,它们却与它共眠于大山深处。

盲道终点,一座恢弘的园林出现。

正中央的巨大蜘蛛石棺伫立于此,哪怕岁月流逝,石棺依旧。

庄重肃穆的氛围,紧接着,耳边传来一道道梵音。

古异兽鬼蛛,又岂会是简简单单的兽修……凶性所代表的的残暴,使得园林内不得不以梵音镇压。

“一群老和尚,死了都要扰我清梦。”青年槐知素手一挥,只见梵音被他生生抹除,露出了此地的本来面貌。

血淋淋的园林内,一座暗红色的蜘蛛石棺悬挂其上。

青年槐知神色淡淡,双手掐诀,只见一抹暗红色的气体从园林内聚集,最终又汇集到小槐知身上。

小槐知被裹成虫蛹,暗红色的蛹,泛着沧桑的气息。

“小朱鸟,在小槐知蜕变的时候,让老人家给你接着讲一个故事好不好?”青年槐知眼里闪过一丝苦涩,缓缓开口,声音不再那般动听,而是沙哑如同枯木树枝一般。

故事真的如蛛护所述吗?

七七八八是那般,但真正的故事结局,或许早就埋藏在永不见天日的坟墓内。

鬼蛛守住了蛛城,却没有抵挡住人心的贪婪。

在它失去了大半躯体之后,它所护着的人们,却反将它剥皮夺肢,就连蛛血都被当作高等材料封存……

只剩下半残的躯体,鬼蛛体内压制的凶性也显现了。

蛛城在鬼蛛失控之后,在短短的一个月内,沦为了人间炼狱。

过了十余年,一群从西部来访的僧侣,踏入了此城。

荒凉的废墟之上,他们见到了已经风干的鬼蛛。

鬼蛛的身下,正是它被夺走的那一部分。

僧侣了解过鬼蛛的故事,对于这位兽族城主还是十分推崇的。

僧侣在此地作坛,引魂聚魄,然后将整座蛛城引为阵眼,建立了独属于鬼蛛的坟墓。

奈何此地怨气太重,硬生生将僧侣困在此地,他们也不恼怒,日复一日的唱诵梵诗,直到死亡。

梵音就这样留在了园林,留在了鬼蛛身边。

在鬼蛛短暂的清醒时间里,蛛城曾庇护的人们,在不远处筑城,然后设立了朝蛛日。

就这样,代代相传,直到小城湮灭……

鬼蛛对于人的感情十分复杂,随着岁月的逝去,它也渐渐释怀了,它派出了自己的后辈,又一次的去帮助人们。

在距离雾沼原最近的小镇上,朝蛛日也成了他们独有的节日。

“你带小槐知前往盲道,我将在此与故城、故人走完最后的进程,再见了。”青年槐知素手一推,小槐知和徐渺渺被暴风席卷,带着他们离开了此地。

青年槐知化为兽型,静静地趴在石棺上等待着最后的消亡。

……

等到徐渺渺晕晕乎乎的醒来后,小槐知正在戳她的脸颊。

一旁的黎明和君封也是满脑子疑惑。

身上像是被重组了一样,淤青也有不少。

三人拿出伤药涂抹,又吃了些肉干,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向盲道终点走去。

徐渺渺远远地坠在最后,与小槐知相互传声了解情况。

(以下是聊天详情)

徐渺渺:你家老祖要藏不住啦!

小槐知:不会不会,等到我们过去,应该啥也不剩了。

徐渺渺:?!

小槐知:等到过去你就知道了。

小槐知:我一会儿得带着鬼面蛛撤离,先走一步了!拜拜!

徐渺渺:……

只见鬼蛛小槐知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她的肩膀,又一次消失了。

头顶上的茧子,这才施施然醒来,睡眼惺忪。

“渺渺,鬼蛛事情解决完了,你也该去交任务了。”茧子说完后,将一块勋章翻了出来,并大声朗读道:“距离任务结束还有六个时辰,请持有者尽快交付。”

徐渺渺:……!!!

等到三人踏入盲道终点,一片虚无。

第三关,通过。

传送阵在三人脚下展开,一刻钟后,鬼蛛墓的最后一丝人气消失了。

鬼蛛墓缓缓沉入地下,没有了再现世的那一天了。

徐渺渺三人被传送到了千里城附近的森林里。

在一番探查过后,风尘仆仆的三人这才踏入千里城。

徐渺渺前往任务堂提交任务,黎明准备借用散修联盟的传送阵进行传送。

至于君封,则是从储物袋里拿出传讯玉简发送着什么……

繁华热闹的千里城,将三人从冰冷冷的墓地里又拉回了现实,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三人相视而笑,最终隐于人海。

……

鬼蛛槐知在魂魄消散的最后一刻时,见到了很多很多——

救它一命,带它踏上侠道的修士;有笑眯眯盯着它,唱诵梵诗的僧侣;在蛛城外建立了有朝蛛日的小城居民;黑压压的守墓蛛,正歪头歪脑的看向它……

一生的过往云烟,在它眼前又一次流转。

修士拍了拍它的脑袋,僧侣笑着指了指它,小城居民崇拜的看向它,守墓蛛们在它的足下跑来跑去。

往日繁华,消散于尘世间,鬼蛛槐知,在坟墓里与故城、故人一起消亡。

鬼蛛墓将永远埋葬于此,守护着它的一切。

……

“吱吱吱!”一群密密麻麻、黑压压的鬼面蛛们,从地下钻出。

为首的正是鬼蛛小槐知,它的模样已经区别于徐渺渺所认识的所有蜘蛛。

鬼蛛小槐知正哼着不知名的调调,爬回了人面霸王蛛的巢穴。

过了半年左右,雾沼原出现了以古异兽鬼蛛为首,鬼面蛛、人面霸王蛛为拥护的一大蜘蛛族群,不少听闻此消息后的蜘蛛类兽修、妖修和妖兽都纷纷前往此地。

雾沼原成为了蜘蛛的乐园,离它最近的小镇也升级为了城市,正式落名蛛城。

蛛城最大的特色便是朝蛛日,蜘蛛在城里随处可见,中央是一座鬼蛛雕像,是老祖的模样……

这里的一切,徐渺渺并不知道,此时的她刚刚加入军团,正在满心准备着跨陆行动。

远方的微风带来了新生的喜悦,鬼蛛的雕像默默注视着足下的一切。

新生的蛛城,故去的蛛城,散发着同样的光芒。

最新小说: 万界轮回之旅 人在死牢马甲成圣 凡人终死 我的徒弟明明不想修炼成仙 皮影抬棺,我是万煞之主 修仙我能预知机缘 诡王朝 诡道修仙 遮天:从荒古禁地开始签到 你管这个叫正经炼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