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仙武侠小说 > 仙行手札 > 第一卷:云麓小界 第二十六章:死亡之森

第一卷:云麓小界 第二十六章:死亡之森(1 / 1)

高斌刚要阻止,就被高程拉住,高程暗暗的指了指冥渊,又指了指衣衫。

高斌这才注意到冥渊长老的白龙消失了……

历练,开始。

死亡之森的得名,有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据说是两位大佬在此血战,最终,一人陨落,一人重伤,在争斗中,森林里的妖兽也受其波折,血染土地,导致这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死亡之森。

另外一个版本则更加恐怖,据说是古族与人族大战后,死亡之森染上了两族血气,使得其土壤变质,从而得名死亡之森。

不管是哪种说法,都给死亡之森增加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来到死亡之森的修士无一不是奔着这两个传说去的,万一能捡到某些前辈的宝贝,那可是一辈子吃穿不愁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很是符合来此探宝的修士。

徐渺渺他们刚入死亡之森,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在场的几人都产生了生理性不适。

年龄最小的淳安,抱着一棵枯树猛吐,剩下的两位女修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

几位男修也没见过如此阵仗,在一旁默默不语。

要说最适应的,还属徐渺渺。

鬼蛛墓里她可是见到不少类似的地方,不说幽河,单单第一关的人茧就足够她克服死亡之森的血腥味。

只能说这群弟子,没见过血,见识只活跃于书本之上。

可修仙界,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世界,一个充满险恶的地方。

为了照顾三位女修的感受,他们选择沿着森林边角地带,去往与死亡之森接壤的无尽海。

这项提议很快就以压倒性的胜利得以提上行程。

徐渺渺思考片刻,也同意了提议,不过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坠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长者幽幽的叹了口气。

果真,这群孩子太年轻,等他们吃亏了他再出现好了。

其余小队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纷纷钻入森林。

半空中的高斌忍不住地叹息着,高程也是一副高深模样。

“两位高团长,别哭丧着一张脸。”冥渊缓缓擦拭着佩剑,素手挽了一道剑花。

“这场试炼,我们只是旁观者,做主的是这群还在成长中的弟子。”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他们的路途太顺,修仙本就是逆天之行,而他们……我只见到了过于顺遂的生活。”

两位高长老:……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还咋反驳。

静悄悄的死亡之森,宛若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在诱惑着猎物的到来。

白鸾带着苏琳来到了死亡之森内围。

血腥味上升了整整一倍,隐隐有血雾形成。

苏琳收了白鸾车架,刚刚站立在血红色的土地上,就有妖兽袭来。

哐哐哐,妖兽赤着一双眼睛,硬生生朝她的剑上撞去。

噗呲一声,妖兽身亡,躯体也慢慢失去光泽。

仅仅一刻钟,活生生的妖兽就变成了皮包骨的尸体。

苏琳将兽皮收进纳戒,拿出法品上等清心丹,吃了一颗,舌根下压了将近三颗。

一股清风在识海内旋转一圈,苏琳绷紧了身子,右手执剑,缓缓迈入其间。

另一边,李木子带着队员正在斩杀发狂的掘岩兽。

掘岩兽形似穿山甲,体表附有一层矿石,尖爪能轻松破开练气修士的护体灵气。

李木子一手木法,在血色森林有很大的优势,她一人困住了三分之一的掘岩兽。

李凡、姜倾城在一旁打辅助,时不时的骚扰要破牢而出的掘岩兽。

徐渺渺和李木楠联手困住剩下的掘岩兽,淳安在后方进行辅助治疗。

一开始,掘岩兽毫无理智的横冲乱撞,在困牢中受了不小的伤害。

见过头破血流还疯狂冲撞的妖兽吗?

血糊糊的一片,将木牢染上了一层鲜艳的红色。

两个时辰后——

在场五只菜鸟加上徐渺渺,将一窝掘岩兽解决了。

这时候,后勤的作用就出来了。

徐渺渺将掘岩兽拎了起来,用灵气聚水,将掘岩兽扒皮、剔骨、取肉、煲汤。

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在五人面前展示。

不一会儿,一大锅掘岩兽汤就煮好了。

徐渺渺将补给包里的隔绝阵法拿了出来,放在了锅子的下方。

原本累趴下的五人,齐刷刷的坐在一旁等待着掘地兽汤的完成。

这也是为什么安排的后勤几乎都是筑基或者练气圆满的散修。

这次的后勤任务,是由千里城的散修联盟发布的。

徐渺渺交任务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项报酬丰厚的低星任务。

鉴于徐渺渺的限时任务完成的不错,且这次第一学院的后勤要求量比较多。

散修联盟-任务堂:……嘿嘿嘿,推销计划。

等到徐渺渺反应过来的时候,任务已经领取了,以徐渺渺的名字领取的。

这也算是勋章的另一个好处,辨识气息,而不是名字。

每一块勋章,都如gps定位,精准规划每一次任务的路线以及执行人的位置。

虽说,修仙界当初也拒绝使用勋章,但在某次大战中发挥了极大的功效后,勋章得以保留,只是定位功能变成了权限读取。

一阵扑鼻的香味袭来,在场五人齐齐地咽了咽口水。

这是徐渺渺特地在散修联盟运营的商铺买来的。

不得不说,这些小调料是真的香。

当初徐渺渺也是试尝了熬煮的汤料后,买下了整整一方的不同种类的调料。

徐渺渺又素手翻出小碗,一只小勺,轻轻一搅,围着锅子的几人眼睛都绿了。

随着“咕嘟”,夺食之战开启。

半个时辰后,只有一堆白骨还堆在原地。

第三小队,向内进发。

“这群孩子,怎么感觉要是没有散修是不是啥也不会?”高斌细细观察过每一小队,几乎都是后勤人员在处理烹煮、扫尾等事宜。

“这算是散修的优势,也算是劣势。”高程接过问题,回答道。

“除了少数的修士比较年轻外,经验丰富的散修几乎都年过半百。”冥渊缓缓开口,加入聊天。

半空中的三位大佬在暗暗观察每一队的表现,时不时拿出玉简记录一二。

徐渺渺这一小队,表现不好不差,只能说是中游。

他们小队有李木子这个金疙瘩,任务自然是比较轻松的。

采摘任务就占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则是狩猎四十只练气妖兽。

徐渺渺在任务堂也接下了几个一星任务,其中最简单的是狩猎两只嗜血蚁后。

嗜血蚁,练气阶妖兽,最强的蚁后可能达到筑基初期,是死亡之森的独特妖兽之一。

嗜血蚁的祖辈,正是异兽噬魂蚁,由于死亡之森的影响,导致它们发生变异,变成了一种全新的妖兽。

嗜血蚁通常喜欢待在血味比较重的地方,扎根在死亡之森的外围,通常是三四十只兵蚁,一只蚁后为一窝。

这也说明徐渺渺至少要战胜六十只兵蚁,才能完成该任务。

李木子带着他们跑了整整一下午,也没见到第二群发狂的妖兽。

倒是他们找到了好几处嗜血蚁兽土丘,得亏遇到的时候,是在百米开外,嗜血蚁正在搬运妖兽懒得搭理他们。

李木子对于有拳头大小的嗜血蚁有些胆怯,带着队伍绕了好几次。

正在拖回晚餐的嗜血蚁自然不会有着加餐这个想法,说他们懒也行、不积极也行,反正这几群嗜血蚁兽喜欢过安稳的生活——狩猎到一顿饭的量,就不会再去狩猎第二顿,以免被其他妖兽抢了猎物。

黄昏,不少小队选择了露天场地进行休息。

此时,好几支小队都在此汇合,李木子也拿出了法品超等随身住宅,在此地占了个好位置。

徐渺渺绕着竹屋转了一圈,细细撒上了驱兽粉。

五人小队中,有比较大胆的跟上了她,耐心的学着徐渺渺的生存技能。

李木子有更好的驱兽粉,但从某种方面来说,不是一般人能负担得起的。

李木楠也刷新了对徐渺渺的印象,这种求生实力强,与他们年岁相差不大的筑基修士居然是散修……想来散修联盟那几位天骄也不过如此吧?

在竹屋撒好粉末后,徐渺渺找了棵比较干净的树木,一路攀爬,达到树冠。

“我在外守夜,你们小心一点。”徐渺渺的声音从树冠层传出,原本想邀徐渺渺进来住的李木子,也咽回去了刚要说的话。

“堂兄,散修都是这么独立的吗?”李木子好奇的望向李木楠。

“大概吧,我认识的端木也差不多。”李木楠看向树冠,而后回答道。

“端木,你是说散修里那位法品下等阵师吗?”李木子瞪大了眼睛,为什么认识天才的都是身旁的兄弟姐妹,下次应该跟阿爹好好掰扯掰扯。

“是,”李木楠见过端木,他像是一个异类一样生活在宗门弟子眼里。

洒脱、无规矩,限制在他们身上的条条框框,在端木身上却没有。

散修联盟更是将他奉为小长老,端木总是会说他死气沉沉的,像是毫无意义的木偶。

李木楠每次都会反驳,但都以失败告终……

现在,他好像遇到了很像端木的散修,他好像可以试着去理解端木的话语了。

最新小说: 斗罗之唤神 人在死牢马甲成圣 遮天:从荒古禁地开始签到 万界轮回之旅 修仙我能预知机缘 我的徒弟明明不想修炼成仙 诡道修仙 诡王朝 凡人终死 你管这个叫正经炼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