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仙武侠小说 > 仙行手札 > 第一卷:云麓小界 第三十五章:山庙

第一卷:云麓小界 第三十五章:山庙(1 / 1)

一行人向万象内围走去,在树叶上、在泥土里,留下的痕迹也越来越明显,更甚至,有那么一两处胡乱的小箭头,标示着逃亡者的信息。

跟随着标识,徐渺渺他们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山庙。

山庙内安置着不少老物件,其中最特别的当属正中的雕像。

正中的雕像是一位身着青衣的少女,她眼里满是慈悲,却又不似鬼神。

给人印象最深的当属青衣,哪怕岁月侵蚀,青衣的颜色仍然是最绚丽的。

众修士走入山庙,耳边似是有歌声传来——

我所居兮,濛濛浩空,长生予怀兮,归守一方。

帝女伏兮,常常悲茫,终日不见兮,大旱而殇。

遥遥青兮,使我沦亡……

在场众人都在心里警觉,但不消片刻,却又沉沦于此。

一片白雾,从青女像脚边传开,修士们像是看不见一般,齐齐的跪坐在此。

白雾散去,徒留一只巨型傀儡还守在原地。

“青女,青女,父君找你。”穿着红衣的少女向徐渺渺跑来,正坐在池边欣赏池鱼的徐渺渺听到后,眼里亮亮的。

“红衣,父君真的找我?”徐渺渺疑惑地问道,明明她打碎了父君送给母后的琉璃瓶,按理来说,父君这几天是不会理自己的,怎么又叫红衣来寻她呢?

“真的真的,快去吧,青女。”红衣脸上的着急并不作假,徐渺渺便前去寻了父母。

或许是因为害怕被惩罚,徐渺渺躲在了母后宫殿的窗户下,支棱着耳朵,偷听着父母的交谈。

“此一战,必是我与那孽畜的最后一战!”郎朗男声,这是她父君的声音。

“可是……那孽畜法力高强,夫君你真的不需要我去助阵吗?”柔柔女声,这是她母后的声音。

“不需要,你在这里守好孩子就行,尤其是小青女,她年龄最小,总是会做些糊涂事。”作为一国之君的他,在遇到有关小调皮鬼青女的问题时候,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知道,青女她也是我的一块心头肉,我不会让她离开这里的。”母后的毅然的答道,语气十分坚定。

徐渺渺暗戳戳的撇了撇嘴,她已经不小了,她已经成年了,怎么父君母后还把她当小孩子一样?

两人交谈前,自是驱散了所有的宫人,所以,蹲在窗户下的徐渺渺听到了父君这一战的所有消息。

前线败亡,那孽畜害死无数士兵不说,又连吃了好几座城的无辜百姓。

徐渺渺听得是浑身战栗,父君说是有把握……可是,为什么她有一种父君会被那孽畜杀死的感觉?

趁着父君母后还在商量几个孩子的事情时候,徐渺渺有跑回了青女宫。

宏伟的青女宫、雕刻着各种奇珍异兽的玉璧、数不尽的华服饰物……都是父君母后对她的偏爱所致。

她是青女,一国之主最小的女儿,主司火。

作为父母高龄后得到的女儿,从一出生,青女就是在宠爱中长大的。

几位兄长姊姊也对她疼爱有加,这也导致青女天性顽皮,做下了不少错事。

青女这一晚睡得并不安生,梦里,一只巨大的怪物总是对她说着什么、它口里渗血的衣袍,正是她父君的!

徐渺渺醒来后有些害怕,此时天还未亮,她就赤足跑向演武场。

演武场上集结了不少士兵,身穿铠甲的君主正坐在由龙所拉的车辇之上。

徐渺渺看向父君,那铠甲下的衣袍让她浑身一冷。

那只怪物会吃掉父君的!徐渺渺刚要上前,只见大军开拔,形成的圈势将徐渺渺挡了回去。

等到大军全部撤离后,徐渺渺这才徐徐醒来。

“青女殿下,青女殿下,”小宫婢一个飞扑,将徐渺渺抱了个满怀。

“你吓死赤赤了。”小宫婢站了起来,又看了看徐渺渺,确认她完好无缺后,才松了一口气。

“赤赤,是母后让你来寻我吗?”徐渺渺看向扎着双丸子的赤赤,缓缓生出一股不安感。

“是的,青女殿下君后有请。”赤赤俏皮一笑,拉着徐渺渺前往万象宫。

“见过青女殿下,”一行蓝衣的宫婢向徐渺渺行礼道。

穿着深蓝色帝服的君后,坐在高高的主位上。

徐渺渺微微屈膝,然后说道:“拜见母后。”

君后一闪身,就出现在徐渺渺的前面,然后用手指戳了戳她的小脑袋。

“青女,母后跟你说过很多回了,不要扰乱你父君的行兵。”君后哀怨的开口,真不知道她和公孙做了什么,会有了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孩子。

“可是……”徐渺渺刚要说下去,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

“可是什么?你要相信你父君,这次战役他也一定不会输。”君后摸了摸青女的脑袋,复又莞尔一笑。

“青女要乖乖的。”君后将青女送走后,又将养魂灯拿了出来。

没什么变化,君后稍稍松了一口气。

“近些日子,看好青女,不要让她跑掉了。”君后说完,蓝衣宫婢们应声作答。

青女宫很好,但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囚笼。

徐渺渺每向外走百步,暗处跟踪的宫婢就会多一人。

且随着她距离宫门越近,宫婢的修为也就越高。

徐渺渺就这样在宫殿里待了大半个月,直到一通急报上达万象宫。

黑夜中,君主重伤的消息传遍了王城。

原本坐镇后方的君后听到消息后,也昏倒了过去。

王城陷入一片死寂……

唯有宫门处,小小的纸人离开了。

徐渺渺知道父君与那孽畜战斗的地方,神力不要钱似的一路狂奔而去。

第三日,徐渺渺到达了战场。

此时,入目的血色城池以及发狂的孽畜,让她不寒而栗。

父君不会死的……

父君一定不会……

心里千道万道声音响起,徐渺渺缓缓走进城池。

一段段影像在徐渺渺身边炸开,直到看到她父君被孽畜咬伤后,徐渺渺立刻红了眼,发疯一般的奔向城内。

“嗤嗤嗤,小丫头,你来这里做什么?”沙哑的声音,迫使徐渺渺向后望去。

一只角似鹿、头似驼、耳似猫、眼似虾、嘴似驴、发似狮、颈似蛇、腹似蜃、鳞似鲤、前爪似鹰、后爪似虎的怪物饶有兴趣的望着她。

“望天犼,你可以这么称呼我。”望天犼说完,便自顾自的向城内走去。

“青女。”徐渺渺说道。

“哦,小青女好。”望天犼转过头来看她,接着她的话说道。

走在路上,望天犼时不时的转头问她问题。

徐渺渺有时候回答,有时候沉默,望天犼也毫不在意。

在快抵达内城的时候,徐渺渺忽然停住了。

望天犼疑惑的看向她,并询问她缘由。

“你真的是望天犼吗?青女殿下。”徐渺渺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才发觉一切都错了。

明明望天犼作为凶兽,本就残暴,为何会给她在此引路?凶兽怎么会和人共情呢?除非,眼前的望天犼并不是望天犼……

“小家伙真聪明。”望天犼笑眯眯的说道,而后缓缓的蜕变成了一位青衣少女。

“我虽救了父君,杀了那孽畜,却也永远的留在了此地。”青女说道,言语间满是不舍。

“哪怕是父君和母后,只知道青女已死,却不知青女会变成这幅模样。”青女喃喃自语道,眼里蓄满了泪水。

此时,她们面前出现了一座香火缭绕的山庙。

供奉的正是青女。

她的父母站在首位,不少百姓跟随者他们的君主来供奉她。

“我儿青女,为天下请命,故,愿上苍垂怜。”君主说完,百姓也应声而道:“愿上苍垂怜。”

千百年来,这座青女庙一直是王国的国庙,享受香火供奉。

青女压制不住望天犼,便与它一起沉睡。

直到前不久才施施然醒来。

而此时,青女庙已经成了山庙,她的国家和百姓也消失不见了。

徐渺渺眼前出现了那座残破的青女庙,青女的歌声仍然在庙内回响。

“青女殿下,我的同班呢?”徐渺渺走出了青女的幻镜,但却没见到任何修士。

“等一下吧,”青女化作望天犼蹲守在青女像脚下。

徐渺渺就坐在原地打坐,看了看青女像又看了看望天犼。

很难想象,他们是一体。

日暮西沉,徐云渺被另外一只望天犼带了进来。

徐云渺看到徐渺渺就知道她是第一位走出幻象的。

两人相互打招呼后,便坐在原地修炼起来。

……

夜半,最后一位山女也回来了。

此时,山女的气息也开始趋向青女。

“既然得幻镜之助,请帮我修一修青女庙,我还想在这里等等我的父君母后。”望天犼说完,便化作一道遁光钻了回去。

在青女幻境里,众人的心境或多或少都得到了提升。

两日后——

一座崭新的青女庙出现在万象森林。

山女也醒了过来,她得到了青女的传承。

等到众人离开山庙后,青女又从石像里出来了。

庙宇附近,仍然可以听到青女的歌谣。

众人再度向内围走去,山女阿曼从青女那里得到了有关养父母和一位同行陌生修士的信息。

最新小说: 你管这个叫正经炼丹师 诡王朝 凡人终死 遮天:从荒古禁地开始签到 人在死牢马甲成圣 万界轮回之旅 斗罗之唤神 我的徒弟明明不想修炼成仙 修仙我能预知机缘 诡道修仙